踏浪行歌

找不到可萌的cp了。。。

想发泄一下(全是废话)

高一了,发生了好多事......我也快搞不清了。

班里同学在军训时发生了一些矛盾。

我把她们俩简称为z和w吧。

z和我同寝,还有两个,简称c和j。我觉得她们都很好,我是真心这样认为的。
z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小小的,齐肩发。她爱美,带了化妆品来,她也很会打扮自己,也和我们说怎样去保养。c爱吃东西,她有一点胖,带了很零食,很开朗,大方。j软萌软萌的。(ps:但是是一个伪软妹子,真老司机)(pps:我也是_(:з」∠)_)

w在军训时从楼梯上摔下来伤了腿,所以每天都会在寝室里休息,她经常来我们寝串门(w是对门的),很热心,但是又热情过头了,不懂气氛。会和我们说“加油”

有好几次晚上、下午来的时候,我们都觉得实在是太烦了,我知道她是出于好心,但是我有点控制不住。我们都烦,但z的反应最强,而矛盾从这开始。

你能想象你累得跟狗一样,在床上快要睡着又被敲门声吵醒的心情吗?进来了之后,说了加油,聊了几秒又没有重要的事然后走掉时的心情吗?我还和j一起去告诉她训练蛮累,大家心情都好,少来一点。但她不听,当耳边风。

但是我对她的看法后来又有改观,军训不过两天,我扁桃体化脓发烧不退(洗冷水澡造成的,没热水可洗)。晚上她专门去楼上借药给我吃,我又觉得很内疚,对不起她。到第三天下午,家人来接我,晚上发烧昏昏沉沉连觉也睡不着,接连三天去医院打针,到开学才好。

开学后不久,Z把W骂了,我不大记得,但有几句印象深刻,“女表子...我怎么会和这种人一个班...戏精...讨厌”什么的
其实我蛮惊讶的,为什么会骂W。

第二天中午在学校和j还有w吃饭,w说她好难过,一个晚上都在哭。我还不知原因,问她才知道。

军训时w在寝室休息晚上醒来不明时间,w手机没电关机了。犹豫之后就来我们寝拿Z手机看了下时间。z回来发现手机充电器被卡拔了,就很气,她知道是拔的。

我觉得z不该骂得这么凶,但也有点认同她的生气原因。

我说如果这样的话,我对你的厌恶感会直接升满,因为我在某方面或某时独占欲、个人领地意识很强,我讨厌别人翻我手机,哪怕只是看时间,在我同意或通知时才不会这样。不过就算再讨厌也不会骂你,只是不喜欢借东西给那个人。j和另外几个听了也点点头说我也是。

到晚上QQ,w说让我们离Z远点。姿态放的很低,说算我求你们。我很犹豫,不太想应但又不好觉得不好,我就问她发生了什么她又不说。然后另一个W说好,我也就只好嗯了一声。

第二天中午她就疯狂的问我们会陪她三年吗,其实我们不是很反感这类问题就义卜声说嗯,结果她说不要随便许下承诺。

有一瞬间我气,想那你问个屁啊,mmp。不一会儿她又问,开学到现在还再问,期间看到z就拉着我们躲,其实我和j还有Y都有些异议。

就在星期五,我忍不住和j吐糟,说老是抓的我一个人问我三年好吗,真的好尬,脸都僵了,她也看不出。一次还好,怎么问这么多次。她说看她问你脸都绿了。我也好烦这个问题,嗯嗯的糊过去的,真的是......

其实好多次,心里这么想我都有负罪感,但w不停的消磨我的愧疚,和对朋友有时恶劣的态度和不认真让我愧疚变的浅淡。

我在上专业课时和z坐在一起,但她并不讨厌我,仍然叫我的外号,这让我很惊讶也有点开心。她没有针对w,只是直白的告诉别人,我讨厌你,我们不要有接触。但就是话不好听。我也还是觉得她很好,我讨厌你就光明正大,我不做偷鸡摸狗,挑拨人心的小事。而比较W不停偷偷说z有多坏让我无所适从。

我是个实实在在悲观、消极主义者,把事情忘坏想,但又多把伤心事闷在心里,但我也告诉自己会过去的,发生的已经发生而我没能力改变,有心无力。

我是一个容易动摇妥协又胆小的人,会被流言蒙蔽双眼,会随波逐流,但我也会想要坚持一件事情到底。

我以为最快乐的是现在,但实际上是过去。
初中才是最快乐的,虽然在班中并不起眼,却是真的快乐。
现在也好,却没有原来好。原来回忆真的有滤镜啊。
我还是会尽量陪她过三年,如果她也把我当朋友的话。

渣像素和渣手绘集合真是天下一大不幸_(:з」∠)_【还是妹子好画,以及讨厌画眉毛】

快开学了_(:з」∠)_最后一浪吧【实际上也不是】

_(:з」∠)_算是经历吧

第一次坐飞机_(:з」∠)_

有点耳鸣,还有失重感。


失重的感觉好难形容,有点怂_(:з」∠)_
有点...嗯...爽?

大概吧\(〇_o)/


看窗外的时候第一次感觉,这对我来说不是很漂亮,但有种,震撼的感觉,像是‘啊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?真的是...’也很难形容...无言的壮阔吧。

然后嘛...

我睡着了_(:з」∠)_

啊,这不是我的错,这不是我的锅,我不背...
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不过很快我就醒了。
因为实在是太亮了。

窗外是纯白色的,不是安宁静谧温软的白,是炽白色,耀眼的,灼热的(大概吧,看起来是的,不过没有感觉到温度233)眼睛都要眯着......

云也很漂亮,机翼划过像烟雾一样迷朦飘逸的云,远处白色的,大团大团看起来松散柔软的云,你说它像绵花,但它好像又更软。

【雷区】

还有,到了海南之后去逛了下...

看到个美腻的小姐姐坐在小摊后面。

粟色的长发到肩胛骨,淡淡的妆,粉红色的口红,长长的眼睫,上扬的唇角,丹凤眼

以及富有男性气息的脸型和嗓音,喉结.....

对,一个男♂的。

没有胡渣,没有黑眼圈,不粗鲁,乍看是一个美女(并不....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那个美腻漂酿的小姐姐在哪里??!!
[在你心里]

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开始看不出来,因为他穿着一套黑色的上衣半伏在桌上,又白又瘦......

嗯.......日后的黑历史_(:з」∠)_

哟西,今个还满开心的~
家里新添了一盆多肉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毒鸡汤吧.....大概是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 “喂,你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啊?!”
      “啊.....是在和我说话吧?”     “不然呢?!”
      “习惯了呢。”    “怎么可能习惯呢......你就不想打破这种局面吗?”
      “想过呢,但这样也不错啊。一直做自己喜欢的,还不够好吗?”    “......”什么啊!
      “起码我是快乐的。并不是很多事是激励人心的,哪来那么多有用的心灵鸡汤,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逆袭励志。有,但他们有聪明的头脑和勤奋的心或是不屈的毅力和天赋,但是我没有啊,我不够勤奋也没有毅力和天赋呀。”所以还是一直这样下去吧。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被灌毒鸡汤了QAQ      “......那么......再会?”       “再会......”pvp

不开心啊T-T

冷啊_(:з」∠)_

今天降温了,老冷了。
下了课,走的路上陪同学拿车,然后她就说:“哇——今天TMD冷,都把老子冻成狗了!”
口不择言的我:“MDzz,老子都被冻成人了!”
她:“233你不是人,你是狗,但不是一般的狗,你是doge!”  
我:“......”(ノ=Д=)ノ┻━┻
天凉了,加衣服吧!(hhh我才不天凉王破)

清奇的脑洞(不停的修_(:з」∠)_)


有bug,求原谅。
渣文笔,求谅解。

    这个国家有一个勤恳努力而又精明的国王。他用了大半生建立了这个恢宏富饶的帝国,所有的灾难都被挺了过来,他的梦想实现了。

    哦,不,我说错了,并不是所有的灾难。

    在庆国大典上,一个美艳妩媚的女人来到了这个庞大的帝国。她身穿华美的长袍,一举一动都带着奇异的魅力。她越过无数卫兵,穿过满脸惊惶的大臣,来到国王辉煌奢华的宫殿,踏上鲜红的红毯,来到身着华服的国王面前的王座下。她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,向年迈的老国王祝贺。

   “您好,尊敬的国王陛下,很荣幸见到您。我是潘多拉,来这里见您,是为了送上一份真挚贺礼。不过,还请您在我离开后打开它。”

    国王忌惮着她,答应了她的要求。潘多拉笑着离开了,她说“尊敬的国王陛下,如果可以,命运会让我踏上这片土地,我们将再次相见。还请您好好享用这份礼物吧!”

    好奇像是淬满了毒汁的荆棘,带着恶意,将老国王的心紧紧缚住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 女人已经离开,现在,老国王己经没有什么真正值得忌惮的了。他实在是太好奇了,忍不住将精美的小盒子捧在手里打开。

    然后,国王陛下看见了令他后悔又永生难忘的一幕——灾难、瘟疫和祸害都纷纷从这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飞了出来,美丽奇异却危险诡谲。

    “哦!天呐,这真是灾难!”

    国王急忙将这魔盒关上,但是,一切都来不急了。灾祸四遍,人类的浩劫已经开启。

    谁也不知道,在那个带来灾祸的小盒子里,还有着人类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救赎——希望。
   

    战火肆虐,弹药倾泻,魔力在这方天地回荡。

    吃饱喝足的食腐鸟类落在森林的枝桠上。墨绿色的森林犹如凶兽,带着压抑而骇人的气息虎视眈眈地潜伏。

    坑坑洼洼的痕迹遍部焦黑的大地,无数破损的武器被主人抛弃扔或插在地上。

    精致奢靡的宫殿成为废墟,残损的墙壁仍旧屹立,但经过岁月的浸染也变得灰黑发黄。刻画着神史的金色浮雕因被战火与人心侵蚀而不再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 洛娜跪坐在残垣断壁上,晶莹的眼泪从她湛蓝色的眼眸中大颗大颗的划落,金色的头发一缕一缕的粘在脸上,她发生无声的哀鸣,眼中印刻着令天地震撼的哀恸与疯狂。

    她的手被锋利的棱角划破,她的鞋和脚被破碎狭长的刀刃刺穿,血将她破旧的裙裾染得猩红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......伟大全能的神啊......恳求您,请......请救救我们吧.......”

    “哦,是哪家的小姑娘在这呢,哭得这么伤心。”一个美艳的女人悄无声息地来到洛娜身边,她气度优雅大方,穿着一身华美的长袍,这长袍并没有被弄脏,出奇的整洁。

     洛娜没有回话,她将眼泪擦干,极力压抑但还是发出细碎的抽噎声,在这个危险的战争年代,对任何人都应该保持应有的戒心。

   “哦,抱歉,这真是失礼,我应该先介绍自己的。你好,可爱的小家伙,我是潘多拉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  

     洛娜几番犹豫,但还是说道“......您好,潘多拉夫人,我叫洛娜,很高兴见到您。”如果可以,洛娜不希望惹到任何人。“不用这么拘束呀,洛娜。”潘多拉笑了笑,鲜红的唇愈发娇艳。

沉迷lofter无法自拔,但被作业无情的一巴掌打醒了_(:з」∠)_

求量不求质,就是画一画练个手。
对不起辣了大家的眼睛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