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浪行歌

有一点腐,有一点懒,有-点蠢,有一点直白,有一点沉默,有一些缺点——如果可以,我希望有人能包容一点。

_(:з」∠)_算是经历吧

第一次坐飞机_(:з」∠)_

有点耳鸣,还有失重感。


失重的感觉好难形容,有点怂_(:з」∠)_
有点...嗯...爽?

大概吧\(〇_o)/


看窗外的时候第一次感觉,这对我来说不是很漂亮,但有种,震撼的感觉,像是‘啊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?真的是...’也很难形容...无言的壮阔吧。

然后嘛...

我睡着了_(:з」∠)_

啊,这不是我的错,这不是我的锅,我不背...
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不过很快我就醒了。
因为实在是太亮了。

窗外是纯白色的,不是安宁静谧温软的白,是炽白色,耀眼的,灼热的(大概吧,看起来是的,不过没有感觉到温度233)眼睛都要眯着......

云也很漂亮,机翼划过像烟雾一样迷朦飘逸的云,远处白色的,大团大团看起来松散柔软的云,你说它像绵花,但它好像又更软。

【雷区】

还有,到了海南之后去逛了下...

看到个美腻的小姐姐坐在小摊后面。

粟色的长发到肩胛骨,淡淡的妆,粉红色的口红,长长的眼睫,上扬的唇角,丹凤眼

以及富有男性气息的脸型和嗓音,喉结.....

对,一个男♂的。

没有胡渣,没有黑眼圈,不粗鲁,乍看是一个美女(并不....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那个美腻漂酿的小姐姐在哪里??!!
[在你心里]

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开始看不出来,因为他穿着一套黑色的上衣半伏在桌上,又白又瘦......

嗯.......日后的黑历史_(:з」∠)_

哟西,今个还满开心的~
家里新添了一盆多肉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毒鸡汤吧.....大概是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 “喂,你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啊?!”
      “啊.....是在和我说话吧?”     “不然呢?!”
      “习惯了呢。”    “怎么可能习惯呢......你就不想打破这种局面吗?”
      “想过呢,但这样也不错啊。一直做自己喜欢的,还不够好吗?”    “......”什么啊!
      “起码我是快乐的。并不是很多事是激励人心的,哪来那么多有用的心灵鸡汤,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逆袭励志。有,但他们有聪明的头脑和勤奋的心或是不屈的毅力和天赋,但是我没有啊,我不够勤奋也没有毅力和天赋呀。”所以还是一直这样下去吧。
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被灌毒鸡汤了QAQ      “......那么......再会?”       “再会......”pvp

不开心啊T-T

冷啊_(:з」∠)_

今天降温了,老冷了。
下了课,走的路上陪同学拿车,然后她就说:“哇——今天TMD冷,都把老子冻成狗了!”
口不择言的我:“MDzz,老子都被冻成人了!”
她:“233你不是人,你是狗,但不是一般的狗,你是doge!”  
我:“......”(ノ=Д=)ノ┻━┻
天凉了,加衣服吧!(hhh我才不天凉王破)

清奇的脑洞(不停的修_(:з」∠)_)


有bug,求原谅。
渣文笔,求谅解。

    这个国家有一个勤恳努力而又精明的国王。他用了大半生建立了这个恢宏富饶的帝国,所有的灾难都被挺了过来,他的梦想实现了。

    哦,不,我说错了,并不是所有的灾难。

    在庆国大典上,一个美艳妩媚的女人来到了这个庞大的帝国。她身穿华美的长袍,一举一动都带着奇异的魅力。她越过无数卫兵,穿过满脸惊惶的大臣,来到国王辉煌奢华的宫殿,踏上鲜红的红毯,来到身着华服的国王面前的王座下。她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,向年迈的老国王祝贺。

   “您好,尊敬的国王陛下,很荣幸见到您。我是潘多拉,来这里见您,是为了送上一份真挚贺礼。不过,还请您在我离开后打开它。”

    国王忌惮着她,答应了她的要求。潘多拉笑着离开了,她说“尊敬的国王陛下,如果可以,命运会让我踏上这片土地,我们将再次相见。还请您好好享用这份礼物吧!”

    好奇像是淬满了毒汁的荆棘,带着恶意,将老国王的心紧紧缚住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 女人已经离开,现在,老国王己经没有什么真正值得忌惮的了。他实在是太好奇了,忍不住将精美的小盒子捧在手里打开。

    然后,国王陛下看见了令他后悔又永生难忘的一幕——灾难、瘟疫和祸害都纷纷从这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飞了出来,美丽奇异却危险诡谲。

    “哦!天呐,这真是灾难!”

    国王急忙将这魔盒关上,但是,一切都来不急了。灾祸四遍,人类的浩劫已经开启。

    谁也不知道,在那个带来灾祸的小盒子里,还有着人类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救赎——希望。
   

    战火肆虐,弹药倾泻,魔力在这方天地回荡。

    吃饱喝足的食腐鸟类落在森林的枝桠上。墨绿色的森林犹如凶兽,带着压抑而骇人的气息虎视眈眈地潜伏。

    坑坑洼洼的痕迹遍部焦黑的大地,无数破损的武器被主人抛弃扔或插在地上。

    精致奢靡的宫殿成为废墟,残损的墙壁仍旧屹立,但经过岁月的浸染也变得灰黑发黄。刻画着神史的金色浮雕因被战火与人心侵蚀而不再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 洛娜跪坐在残垣断壁上,晶莹的眼泪从她湛蓝色的眼眸中大颗大颗的划落,金色的头发一缕一缕的粘在脸上,她发生无声的哀鸣,眼中印刻着令天地震撼的哀恸与疯狂。

    她的手被锋利的棱角划破,她的鞋和脚被破碎狭长的刀刃刺穿,血将她破旧的裙裾染得猩红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......伟大全能的神啊......恳求您,请......请救救我们吧.......”

    “哦,是哪家的小姑娘在这呢,哭得这么伤心。”一个美艳的女人悄无声息地来到洛娜身边,她气度优雅大方,穿着一身华美的长袍,这长袍并没有被弄脏,出奇的整洁。

     洛娜没有回话,她将眼泪擦干,极力压抑但还是发出细碎的抽噎声,在这个危险的战争年代,对任何人都应该保持应有的戒心。

   “哦,抱歉,这真是失礼,我应该先介绍自己的。你好,可爱的小家伙,我是潘多拉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  

     洛娜几番犹豫,但还是说道“......您好,潘多拉夫人,我叫洛娜,很高兴见到您。”如果可以,洛娜不希望惹到任何人。“不用这么拘束呀,洛娜。”潘多拉笑了笑,鲜红的唇愈发娇艳。

沉迷lofter无法自拔,但被作业无情的一巴掌打醒了_(:з」∠)_

求量不求质,就是画一画练个手。
对不起辣了大家的眼睛_(:з」∠)_